2018-05-03

外星人与共振推墙的异想

2018-5-3  文森

这画面是发生在吉林市松花江江湾大桥(也叫彩虹桥)上空|的真实景象/。飞碟由东向西飞过大桥,大概持续了二十秒钟就无影无踪了。这是人类最近距离看到的飞碟。请大家一睹飞碟的尊容。(转自网络)

昨晚在微信群里看到了一个很特别的短视频,貌似几个青年人在一个大桥上无意中拍摄到一个疑似外星人的飞碟在迎面飞来,那巨大的飞碟呼啸着几乎就在他们的头顶上飞过,他们被吓得惊慌失措想逃离……
我对外星人的传说一向从不深究,——这毕竟离现实生活太遥远了,我们生活里需要探究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比如面对西方文明,同样是东方文化的日本可以全盘接受,但为什么中国却一次次地失之交臂呢?这类问题对我来说太高大上了,即使我想装逼的也怕被人拍砖或纠缠不休的争论。简单点的比如在如今那个互害社会里,为什么人们不敢吃自己种养的食物,却又安心吃别人卖的食物而从不思改变?我对此也同样无言以对。毕竟我早已远离了“可爱的中国”,我天天吃的都是资本主义的“毒草”,跟伟大的社会主义并非休戚相关,反而常被人说我太不了解这盛世的祖国,太OUT了。
夜不成寐,我看到了另一些让人震撼的视频,许多抗议的民众突然呼喊着蜂拥闯进政府大楼,那几十个往日威风凛凛的警察在那瞬间显得束手无策,因为在民众的汪洋大海里他们已经变成了“一小撮”。民众的喧闹声里混杂着砸碎玻璃的清脆声,却让人隐隐感到有点不安……

网传安徽宿松"人民"占领政府大楼……(转自网络)

“我们在和非理性力量(暴民和暴政)抢时间!”——多年前这悲壮的声音曾让我为之动容,可如今看来脆断难以避免,恐怕一切都为时已晚了。无耻的赵家人将会把这个民族带向深渊。
回想起这几天我连续在各微信群里转发51“全抿貢陣”,——因为我很赞同这句话:“我们推一面墙,一次不倒,两次不倒,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但是在推墙的过程中,我们变得更加强壮。”可是却只有远不到1%的人有点反应。那些沉默的绝大多数和个别的冷嘲热讽,让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那唐吉坷德。我并非斗士,只是看到有一坨粪便挡在路中还没人清理,就总是忍不住想出手。我知道,鲁迅殚精竭虑地想在铁屋子上打开了一扇窗户,但在中国却耗尽一个人的一生。
林语堂说:“中国有这么一群人,本身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自身权利每天都在受到侵害,却具有统治阶层的意识,就是在动物界也找不到如此弱智的人。”
如此诋毁这个伟大民族恐怕有很多同胞会受不了,我宁可相信也许他们并非是地球人,而是那飞碟里的外星人吧!
文森 2018-5-3  更多的文章请看《文森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