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1

“Herald Sun”的低头与郭问鬼的爆料

近日,海内外众多中文媒体纷纷报道一件事:澳洲最大的英文报纸之一《Herald Sun》,因为刊登一文有暗示澳大利亚华裔富商黄向墨协助中国干涉澳洲政策的推论,黄向法院提出诉讼后,《Herald Sun》被迫低头而发表“更正声明”。这件事让澳洲的不少“爱国华侨”顿感扬眉吐气,额手称庆,一扫前段时间被澳洲主流媒体揭发红色渗透后的颓相。
沉默的力量打破了沉默,澳洲的大报也只能被迫沉默了。由此看来蓝金黄策略又取得了一个重大战果,邪共们恐怕可以开庆功宴了,有人可以领军功章和奖励了。前几天龙鹰皓继的大作《关于黄向墨问题的一点看法》谈到:“澳洲法律虽然不能证明黄向墨犯有政治行贿刑事罪,但也没有直接澄清或否认黄向墨没有这种行贿嫌疑。” 这似乎显示了文明世界在邪共的进攻面前显得束手无策。
其实邪共们不但从法律层面上的进攻让人难以招架,即使是用下三滥的手法来进攻,文明社会也同样是难以接招。在此我不想谈大的层面,只看这么多年来海外的民运阵营一直不得安宁,真民运在假民运的攻击之中也往往会处于下风。邪共对付那些有名望有影响力的民运推墙人士或组织,只需要收买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编织点或是贪墨或是桃色或是强奸之类的谣言进行攻击,被攻击者往往会焦头烂额甚至是束手无策。若要澄清事实,往往需要公开很多内部的秘密和个人的隐私,由此而更容易被邪共从中找到更多的线索和弱点,实施进一步的攻击。
那些小喽啰进行人身攻击往往本小利大,被攻击者若想要自证清白,无论是申辩反驳或是通过法庭起诉,都要耗时耗力伤钱袋。有些人对此身经百战早已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躯,他们往往选择沉默懒得回应,因此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将信将疑甚至信以为真。当然也有些拼命三郎会死磕到底,穷追不舍地跟那些小喽啰打官司。那小喽啰的日子就肯定不好过了,不但那点狗粮和赏钱还不够付律师费过堂费,若还要赔偿甚至坐牢什么的,那就只能蹲在班房里捶胸顿足悔不当初。不过,被攻击者即使打赢了官司,但耗时耗力伤钱袋,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所以这也并非上策。
郭爆料的横空出世,让人们看到了另一种斗法。这大半年以来,郭爆料的奇招怪招让邪共彻底无招。即使是封号封群封网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调动了各种沉默力量来对郭爆料进行围追堵截,但至今却还是一筹莫展无可奈何,既恨之入骨却又无计可施。
如今,无论是挺郭派还是反郭派,都不能否定郭爆料的作用和影响力。从这段时间的实际效果来看,郭爆料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战术非常成功。当然,也有些人指责郭爆料的真实性或是正当性等,由此我想起了盛雪的名言:“这样残酷无情无底线的暴政唯有推翻。任何能尽早结束暴政的策略、道路、方式、手段都是正当的!”
我相信,无论有多少人挺郭或是反郭,郭问鬼都将会一如既往地跟盗国贼死磕到底,我很赞赏他那种特立独行的豪情,“虽千万人吾往矣。”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文森 2017-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