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6

探访神秘的Nimbin小镇——澳洲新新人类的大本营


那天因为路上出了点意外,当我来到Nimbin小镇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九点了。
据说这小镇是澳洲最有名的大麻基地。在澳洲吸食大麻是非法的,但这里的警察却并不干涉,而且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大麻,由此而聚集了全澳洲最高比例的吸食大麻的瘾君子。这里同时又是澳洲新新人类的大本营,在小镇的主街上到处是酒吧咖啡馆,各式各样的艺术品随处可见,奇装异服、新颖别致、颓废艺术、比比皆是。据说艺术家满街都是,而在这小镇里碰上吸毒者的几率,就跟在其他地方碰上非吸毒者的概率一样高,这听着似乎有点吓人吧?
这晚秋夜雨中的小镇格外寂静,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一辆车都没有遇到。路灯昏暗的光线从缥缈的雨丝中挣扎着散落到潮湿的地面上,我慢慢地开着小车穿过了死寂的街道,虽然有点阴森冷清,但这毕竟是一个有人类文明的地方,比起那一路上黑黝黝弯弯曲曲的荒寂山道好多了。
我在一个偏僻幽暗的小树林边上,背对着小镇把车子停好。视线所及是一片湿漉漉地滴着雨点的小树林,这样的大自然原野让我逐渐觉得轻松。雨滴从树叶丛中滴滴答答地打落在车顶和玻璃上,我调高了车上音乐的声音,这才想起一直都忘了要换这USB盘里的歌曲……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
一个单身汉找算命的求姻缘。大师,我还能找到媳妇么?大师扳指一算说,你这上半辈子是找不到了!单身汉连忙问,那我下半辈子呢?大师慢悠悠地说,你这下半辈子嘛,你一个人已经习惯了……
是的,习惯了,就好了,世事大都如此。我一边跟着音乐哼唱,一边喝酒抽烟,身心的疲惫也随之烟消云散,憧憬着明天在这小镇是否会有奇遇。
我一向胆大妄为,特别是年轻的时候,无知无畏什么都不怕,但对于毒品却反而因无知而心生敬畏。既想一尝那飘飘然欲仙欲死的滋味,又怕染上毒瘾不能自拔而毁掉一生,为此而错过了不少难得的经历。
我刚来澳洲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吸食大麻的经历。当时我跟几个半工半读的澳洲大学生合租了一栋旧店铺的楼上,其中有个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在打工的餐馆里迷上了弹吉他的老乐师,那老乐师比她年纪大了一倍有余,但据说挣钱还不如她多,因而时常到她房间里蹭吃蹭睡,同时也蹭吃了不少我“独家秘制”的红烧鸡翅膀,害得我只能一边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一边虚情假意地献殷勤。
有一天我下夜班回家已是半夜,看到她独自黯然神伤地坐在木楼梯上抽烟喝酒垂泪,她说男朋友提出要分手。我深表同情地坐在她旁边听她诉苦,因为我不喝酒而她非要答谢我的陪伴,就请我抽了她的烟。她说,那烟可以让人兴奋开心去除疲劳,——因为里面混有大麻,是老乐师送给她的。——当时我还听不懂大麻的英文单词,是她翻开字典指给我看的。
我一看到那字典上写的是毒品就很紧张,生怕一旦吸食一口就会上瘾,就像那时无知少女以为男女之间只要拖一下手就会怀孕一样。所以我在吸食那支烟的时候,一抽到口腔里就不敢吞下去……她看我那样抽烟哭笑不得,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没有什么特别。她自己深吸了一口烟,似有醉意地喃喃自语道:“错过了,都错过了……
此后我就再也没刻意去尝试吸食大麻之类的东西。这次来到这个神秘的小镇,确实是想尝试一下大麻的滋味,不过我并不想惹麻烦。听说这里虽然不禁止大麻,但却不允许公开买卖,有经验的卖家会私下向游客兜售。我的打算是若碰上就买点来尝试,但并不准备主动去找,若为这样的事惹上麻烦,可就太不值得了。——如今做事首要考虑的是值不值得,而不再是敢不敢的问题了。
也许是先前吃的药效起作用了,只见树影婆娑若幻若真,隐隐彷如佳人倩舞摇曳生姿,我晃晃悠悠地转到车后座里很舒坦地躺了下来,迷迷糊糊中听到车里正在播放迈克演唱的《Fairy Tale》,我忍不住也跟着哼唱了起来:“When will I see you againWhen will the sky start to rain……”

文森  2017-10-17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