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1

神圣的使命——守护澳洲价值!


我们每一个来到澳洲的移民,甚至是来旅游和留学的人,都会签署一份《临时和永久签证申请人的澳洲价值观声明》。也许你忽略或早已忘记了,但在澳洲移民局的档案里,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该声明的第一条就是:“如果你年满18岁或以上,你必须签署本声明。”若你真忘记签署过如此重要的文件,建议你最好马上去补课,以免哪一天若真被澳洲移民局递解出境之时,才捶胸顿足懊悔莫及。
近日拜读了林某人的“大作”《驳“守护澳洲价值”论》,该文从《红色娘子军》谈到不同的价值观,并说“价值观有精华也有糟粕,精华可被吸取而糟粕不可被守护。糟糕的是,这个“守护澳洲价值联盟”还把西方早已埋在棺材里的腐臭的价值观挖出来恐吓人……
现在我们先来看看该作者崇尚的是什么样的价值观。
周有光先生说:要从世界看中国,不要从中国看世界。既然《红色娘子军》走出国门来到澳洲,那我们就从澳洲人的角度来解读这部“红剧”,到底在宣扬什么样的价值观?
该剧情概略:一个女仆在一个土豪家里受到虐待,伺机逃出土豪庄园,路遇反政府武装“红军”的救助,她加入红军并一起用武力占领了该土豪的庄园,枪杀了该土豪复仇。
我看到一些澳洲人的评论:“为什么那女仆不去法院控告该土豪?”“若不经过法庭的审判就夺取一个人的生命,这是违反法律的行为。”“在澳洲如此赞美反政府的武装暴力革命不合适”……
澳洲社会崇尚的是民主法治。“澳大利亚人以和平社会为荣。澳大利亚人相信变化应该通过讨论、和平游说以及民主进程而产生。他们拒绝以暴力作为改变人民想法或修改法律的途径。”(见:《临时和永久签证申请人的澳洲价值观声明》
由此可见,“红剧”宣扬的蔑视法律和武装暴力革命,与澳洲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至于哪一种价值观孰优孰劣,这早已不辩自明。——据说当今世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用正常逻辑的人根本无法与中国逻辑的人辩论。正常人可以争辩吃荤或吃素,这是人与人的辩论;但对于吃饭或吃粪之类的问题不辩自明,这是人与蛆的区别
中世纪的学者奥古斯丁说:“如果正义不复存在,政府将是一大帮强盗。”
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事例证明,新建立的政权并不一定优于旧政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如今的天朝早已“正义不复存在”。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很理解有些人对“红剧”及其鼓噪者喊出:“滚回中国去!”——那里才是应该宣扬“红剧”的地方,虽然我从不认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该文提出“渐变表现为和平进化,突变表现为暴力革命。”我弄不懂该作者是用什么神逻辑得出这样的结论。不过我们都知道,苏联的突变并非暴力革命,罗马尼亚的变天也并非暴力革命......我不知道未来的中国将会是和平进化还是暴力革命,但该作者既然如此崇尚暴力革命,那真该赶快回国去散播革命的火种,那里不但有“红剧”类的暴力革命历史可鉴,如今更是不断产生暴力革命的土壤。该作者既吸取了“红剧”的精华,又勇于献身革命事业,或许回国振臂一呼就能八方响应,一不留神就可当个开国元勋了。即使不幸当不成开国元勋,还可当个“红剧”里英勇就义的洪常青,毕竟还可以常青不老,断不至于被后人唾骂遗臭万年。
扯远了,行文至此,我不能不谈一下被该作者污名的“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名成员。
从联盟网站可看到:“本联盟宗旨是守护和弘扬澳洲价值,即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宽容、人权等普世价值。无论种族、性别、宗教信仰不同,不管政治观点、思想理论差异,凡拥护澳洲价值并愿意为守护澳洲价值作出贡献者,本联盟一概欢迎参与。

我们联盟从去年八月成立后,抵制了颂扬荼毒生灵杀人无数的魔头歌唱会和宣扬暴力革命的“红剧”,因为这些都与澳洲价值观格格不入。我们联盟的观点和做法,在网站上全都可以查看。我真不知道该作者从何处弄来一张《为生民立命》的传单,然后再用什么神逻辑就得出了“种族主义分子”的结论。澳洲虽然有言论自由,但栽赃诬陷却是刑事犯罪。
该作者指责我们是“不三不四”“不学无术”的人,但据我所知,联盟里有的是在澳洲大学当教授的知名学者,有的曾经是澳洲政府的议员,有的是澳洲政府的公务员,还有很多是高学历高收入的成功人士,有医生有商人,当然还有工人有农民……
还有人说我们是一些为了身份而想搞事的人,但这次我们联盟从悉尼到墨尔本去抵制“红剧”的同仁们,全部都是澳洲公民或永久居民,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是为了身份而去。我们从不“装作是这里的主人”,因为我们早已是这里的主人!
我们在澳洲纳税为社会贡献,我们投票选举行使主人的权利和责任。我们在澳洲成家立业,这里就是我们及子孙后代的家园。因此,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神圣使命——守护澳洲价值!

文森 2017-4-13

相关链接: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网站:
《临时和永久签证申请人的澳洲价值观声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