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4

《时代报》对本活动的报道(中文版)



(本文来自联盟微信群聊天记录,非常感谢群友peter的翻译) 

毛泽东在197699日离世,两场以纪念毛泽东离世40周年的音乐会将于96日和99日在悉尼和墨尔本市政厅分别举行。对拟议中的这两次对毛的公开纪念活动,悉尼和墨尔本的华人社区都大惑不解。
即使在中国,类似这种对毛的纪念活动人们也不以为然,并且不能轻易举办。就在今年5月,部分毛的支持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文革歌舞演出后,有关当局曾经发表声明与此撇清关系,而大会堂负责人也为允许这一活动的举行受到谴责。
本次拟议中的演出由澳大利亚文化交流协会以及一些与北京和中国驻悉尼、墨尔本领馆关系密切的公司和社区组织发起。
演出组织者的动机尚不得而知。在他们看来,几千万人的死亡并不重要,在澳洲纪念那个应当对这几千万人死亡负责的人的离世,反倒是适当的。
2015年澳大利亚曾经举行过一场同样使人们莫名其妙的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的活动。那次活动的组织者和本次纪念毛活动的组织者相关联。
对于70年前结束的可怕的对日战争,澳洲华人记忆犹新,在被简称为抗日战争的这场战争中,主要是当时的执政国民党的军队在进行战斗。
那次活动之所以被称作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为了把人们的注意力引离国民党的对日抵抗,以便让人们聚焦于毛和斯大林的联盟。
2015年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活动并非纪念战争本身,而是纪念毛的遗产。
那么现在的纪念活动又是怎么回事呢?考虑到事情发生的时间,它所反映的不只是澳洲华人社区不同派别的冲突,更可能是反映了中国最高层的矛盾。中国正在进行的经济转型和可能的政治转型正在以古怪的方式在澳大利亚外溢。
人们清楚地记得今年是毛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0周年,在这场革命中毛击败了他的对手,也把中国带到崩溃的边缘。
可以肯定的是,在1949年毛为共产党人夺取中国的道路上,他曾面对并击溃了无数对手。但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毛的敌人并不是地主、封建残余或外国间谍,而是他的亲密伙伴---国家主席刘少奇,北京市长彭真,死不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以及几乎全部国家机关的负责人。
由于当时刘少奇和彭真分别管理着全国和北京,毛没能在北京对他们发起攻击,他安排了远在上海的几个狂热追随者从外围写文章对彭真发起进攻,并成功地把他打倒。
今天有人把悉尼比做当年的“小上海”。看起来奇怪的是,如果毛分子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不被允许举办颂毛音乐会,那么,在遥远的悉尼和墨尔本所举办的类似活动可能会给北京高层发出某种信号,即,有人要有异动了。
毛具有一种狡黠而破坏性的特点—-百分之七十邪恶,另外百分之三十更邪恶。那些怀念他统治的人可能正在有意无意地感染着具有同样破坏性倾向的人们。
有人已经对悉尼市长Clover Moore和悉尼市政厅发出情愿,要求撤销批准这次纪念毛的活动。对这次纪念活动的相关抗议行动也正在筹划之中。
也可能,悉尼和墨尔本市政厅的负责人仍然坚持他们的立场。

 联盟集锦(不断更新)

网友留言选登(不断更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